对话宣以麟:风控是我资金翻倍增长的关键

发布时间:2020-03-11 10:10


个人简介:


上海人,同济大学教育学硕士,土木工程建筑学士。2013年开始进入外盘市场,以中长线为主,基本面分析辅以技术面。第九届“蓝海密剑”中国对冲基金公开赛,远征军组第三;第十届“蓝海密剑”中国对冲基金公开赛,远征军组第二;第十一届“蓝海密剑”中国对冲基金公开赛,以净值2.8718,列远征军组第一,且连续3年累计净值达到8.2232。


精彩观点:


外盘市场相对内盘而言,行情的连续性比较强,交易标的的选择比较丰富,工具更为齐全。

我觉得投资可能更多的把时间放在研究分析上,选择好交易标的的方向之后,剩下的就两件事,一个是杠杆的灵活应用,一个就是风控。

外盘的交易时间段非常的长,不可能时时盯着盘面,精力有限,所以在交易之前的研究分析就非常重要,做好头寸的配比,当然设置好止损也是必须的。

基本面矛盾相对突出的品种,都会有比较好的趋势性行情,难点在于判断行情的级别。

我作为个人投资者,和海外高频团队比拼高频交易,就像鸡蛋碰石头那样,所以选择以基本面为主的中长线趋势性投资,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对于中长线投资来说,程序化交易并不会有任何影响,顶多是加大了日内的波动。

我对单笔头寸的回撤一般控制在6%以内,错了就砍仓,砍错了再把头寸做回去。

出金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风控办法。

我一般以公布的数据为准,比如每个月的利率决议,之后还会有央行行长的讲话,关注政策和讲话的连续性和变化。

我更注重的是各大政策和数据的连续性,这样行情趋势就相对容易延续。

(资金连续翻倍增长)我觉得主要得益于我的风控做的相对严谨,深入研究加上运气。

深入的研究加上完整的交易体系,我觉得是大道至简,可以相通。

A股属于新兴市场,当然波动越大,机会把握好,可以获取更大更多的利润。

从全球配置的角度上看,我觉得A股和美股都是不错的选择。

只要套利窗口打开的话,可以做内外价差的套利,只要汇率上变动不大的话,基本上都会回归。

我认为未来的牛市应该是结构性的,也就是说分化依然存在,应该不会是同涨同跌的格局,所以选择好的公司作为投资标的,才能躺着赚钱。


对话记录:


1、您2013年就进入了外盘市场,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外盘投资?


宣以麟:外盘市场相对内盘而言,行情的连续性比较强,有的长达23小时,交易标的的选择比较丰富,工具更为齐全。当时内盘还没有太多的期货和期权品种可以选择。另外,做外盘投资也是想试水全球市场,做点尝试性投资。


2、您觉得能够连续获得佳绩的关键在哪里?


宣以麟:我觉得投资可能更多的把时间放在研究分析上,选择好交易标的的方向之后,剩下的就两件事,一个是杠杆的灵活应用,一个就是风控。


3、今年的国际形势其实非常复杂,行情也波动剧烈,您仍然取得这样的出色表现,主要是抓住了哪些行情?当时的判断依据又是什么?


宣以麟:今年的国际形势的确非常复杂,中美贸易战,英国脱欧等大事件经常会影响到风险资产和避险资产行情切换,而且切换的频率相对较快,仓位重一些,就很容易出现大的回撤。


今年主要抓住了美债的一波行情以及美股的行情,在商品和外汇期货方面的资金损耗相对多一些,之前在美联储加息周期,美债的行情连续性相对较好,也因为研究能力相对有限,没有吃足行情。


4、做外盘投资您面对的是来自全球的投资对手,您觉得与国内的投资者相比,他们具备什么特点?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内投资者投身境外市场,开始于全球投资者博弈,您觉得最应该注意的是什么?


宣以麟:外盘上,全球化基金以及程序化交易可能会更多一些,因为没有涨跌停限制,因此行情往往会一步到位,然后进入长时间的震荡,同时外盘的交易时间段非常的长,不可能时时盯着盘面,精力有限,所以在交易之前的研究分析就非常重要,做好头寸的配比,当然设置好止损也是必须的。


5、您目前以中长线为主,很多人说外盘更适合做趋势交易,是否是因为这个原因?


宣以麟:其实无论外盘还是内盘,基本面矛盾相对突出的品种,都会有比较好的趋势性行情,难点在于判断行情的级别,所以还是回到之前讲的要在研究方面下功夫。


外盘因为时差,交易时间段长的关系,没法时时盯着盘面,重仓做的确风险很大,哪怕设置了永久止损单,一旦重仓遇到突发事件的冲击,直接穿仓爆仓都是常有的事,所以做外盘心态放平一些,轻仓或者合适的杠杆做趋势可能是不错的选择。


6、您曾采用过高频交易,我们了解到海外高频交易占据了非常大的交易量,您如何看待高频交易?为什么现在不用了?


宣以麟:之前在国内做过一段时间的高频交易,这个在海外是非常普及,在全球市场中,优秀的高频团队不计其数,我作为个人投资者,和海外高频团队比拼高频交易,就像鸡蛋碰石头那样,所以选择以基本面为主的中长线趋势性投资,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7、境外市场大部分交易都是通过程序化交易完成的,您目前还是主观交易为主,那么您在交易过程中如何来应对这些“机器人”对手?


宣以麟:对于中长线投资来说,程序化交易并不会有任何影响,顶多是加大了日内的波动。好比苹果股票每天会有非常多的程序化交易,但这并不影响巴菲特长期持有它一样。


8、未来是否会考虑应用一些程序化交易策略进行交易?


宣以麟:基本上不会使用程序化交易,自从进入金融行业一直是做主观交易。


9、您表示“只要风控到位,贴合着了解的品种基本面,基本能够获取利润”,那么请您介绍一下您的风控体系。


宣以麟:风控的确是交易环节中最重要的一环,风控一旦没做好,必然会酿成大错。我对风控的要求非常严格,每个人都会有适合的自己的风控体系,我对单笔头寸的回撤一般控制在6%以内,错了就砍仓,砍错了再把头寸做回去。另外,出金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风控办法,比如期货上赚多了,可以出金买一些相对有价值的股票长期持有,也算一种额外的资产增值办法。


10、您操作外盘的时候会关注哪些基本面分析?比如像美国的农业部报告,非农数据以及美联储的信息,一些主要国家的财政、货币政策,国际局势里的博弈,局部地区的对抗,这些您都是如何解读的?


宣以麟:我一般以公布的数据为准,比如每个月的利率决议,之后还会有央行行长的讲话,关注政策和讲话的连续性和变化,如果是事件驱动型的,短线有时候也是会参与一把,一般做的比较少。


11、研究外盘的基本面可能会因为获取来源、语言、即时性而产生一定的滞后性,这样是否会影响您的交易?


宣以麟:我只关注公开数据,语言方面相对来说问题不大,看一些报告还是没什么问题。因为我是中长线交易,所以我更注重的是各大政策和数据的连续性,这样行情趋势就相对容易延续。


12、技术面作为您交易的辅助工具,您是如何与基本面结合的?主要会参考哪些指标、数据?


宣以麟:技术分析现在用的越来越少了,与基本面结合的更多的可能是我的风控体系,因为价格回调到什么位置,其实很难去主观判断,那怕均线系统也是一样,我更多会调整仓位和杠杆比例,长期均线的方向在下单之前也是会关注一下。


13、您目前主要参与哪些市场的那些投资标的?是否有具体的投资配比?选择它们的依据又是什么?


宣以麟:基本上我会选择持仓量大交易量大活跃的品种,比如美债,美元指数,小标普,黄金,美豆,铜,主要以大品种为主,因为大品种一旦出行情,趋势性是比较好的,比如2019年的美债行情。小品种基本不参与,比如咖啡,可可本身的研究资源就比较少,成交也不是特别活跃,尽量做到回避。


14、您表示您交易的资金基本每年都有翻倍的增长,您觉得主要得益于什么?这样的成绩是否具备长期持续性?风险点又会在哪里?


宣以麟:我觉得主要得益于我的风控做的相对严谨,深入研究加上运气,一年吃到1,2波行情,权益就起来了,因为本身我也只做大品种,所以相对来说,踩雷的概率会小一些,加上严格的风控,剩下的就让利润奔跑。


15、7年的境外市场交易经历中,印象最深的盈利与亏损分别是怎么样的?带来的教训或者经验又是什么?


宣以麟:印象最深的就属2014年8月的那波美元指数的上涨了,只是当时投入的资金也不多,刚做外盘不到两年,但是那波行情让我意识到了趋势的魅力,所以今年的美债行情我也做到了一大部分。

至于亏损,我的风控一直比较严格,有时候持仓品种有3,4个的时候,遇到回撤可能就会稍多一些。


16、就您看来,各个不同的市场,能否用相同或相近的投资逻辑、交易方法去应对?为什么?


宣以麟:深入的研究加上完整的交易体系,我觉得是大道至简,可以相通。


17、您同时也在交易国内的A股,就您看来,内盘(中国大陆市场)和外盘(中国大陆以外的市场)的行情波动差异大不大?差异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宣以麟:A股的波动率肯定相对美股会高的多,毕竟A股属于新兴市场,当然波动越大,机会把握好,可以获取更大更多的利润。


18、2019年的尾声,国内A股市场一改颓势,业内也再度响起了“牛市来了”的论断,您怎么看待?您觉得2020年A股市场是否有机会?在2020年您主要会配置哪个市场?


宣以麟:A股应该是有机会的,毕竟我本身也是以A股为主要投资的,再说外盘本身的资金量有限,如果从全球配置的角度上看,我觉得A股和美股都是不错的选择。


19、国内的商品期货市场随着多年的发展日渐成熟,部分品种甚至左右着国际价格,您关注国内的商品期货吗?是否会考虑参与国内期货市场的交易?


宣以麟:之前也是一直参与商品期货交易,因为工作上也有很多的交集。现在作为职业投资人,离开产业的时间太久了,太多的信息不对称,所以商品期货做的相对少很多。


20、某些内盘品种在外盘上有相同的品种或关联品种,您觉得这类品种内外盘行情的联动性如何?我们能否在内外盘的行情走势和相互联动中找到交易机会?


宣以麟:一般来说,只要套利窗口打开的话,可以做内外价差的套利,只要汇率上变动不大的话,基本上都会回归。


21、国内一直都在讨论外汇期货、期权等品种的研究,如果国内上市,您是否会参与?


宣以麟:内盘期权我已经在参与了,如果外汇期货上市,我也一定会参与。


22、外盘市场在许多投资者的认知中都打着“高杠杆”、“高风险”的标签,作为境外市场的参与者,您怎么看?在这样的市场中您会如何去做资金管理以及风险控制?


宣以麟:客观的说,高杠杆和高风险是存在的,但是作为职业投资人,可以主动的把杠杆降下来,轻仓或者适度的配置一些头寸,不要做的太满。风控上把永久止损单设置好,即可。


23、您表示“大牛市可以躺着赚钱”,这也是许多投资者梦寐以求的,您觉得这样的投资机会多吗?应该怎么去把握?


宣以麟:如果是大牛市,那么持股一定可以躺着赚钱了,但首先我认为未来的牛市应该是结构性的,也就是说分化依然存在,应该不会是同涨同跌的格局,所以选择好的公司作为投资标的,才能躺着赚钱。


24、我们了解到您教育学硕士毕业后就开始从事金融行业,怎么会做出这样跨领域的选择?


宣以麟:我本科是学习工科的,后来考研的时候又选择了教育学,周围的好些朋友都在做股票期货,那时候觉得特好玩,很有兴趣,所以自己就慢慢摸索学习,这样一干就是十几年了。


25、随着国内机构化时代的到来,许多交易员为了避免单枪匹马作战都选择了组建团队或者是抱团取暖,您有这方面的举动或者是规划吗?


宣以麟:之前我也在资产管理公司任职基金经理,后来去了进出口贸易公司任投资总监,也组建过团队,但是平时应酬太多,觉得太累了,所以现在选择安心做交易。


来源:七禾网